朱棣痛哭了视频(穿越时空的爱恋朱棣视频)

[明成祖朱棣的生母是谁呢?明成祖朱棣的生母是]
可能由于朱棣的母亲早死,遂后马氏代为抚养成人。至于这个蒙古皇妃是不是以前真的是属于顺帝则大可存疑。不过,怀孕十三个月而生出皇帝,这并不是蒙古人的专利。如果朱棣真的是蒙古人,那么也就是说,历史上曾经统治中国差不多300年的明朝皇帝,其实从第三个皇帝起就开始已经是姓弘吉剌的蒙古人了。
至此我们不仅有实物依据为凭,即明成祖及其子孙明仁宗、明宣宗、明英宗等“大胡子”皇帝的画像(目前绘画史学界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元代以后尤其明清时期中国帝王肖像画的写实性大为增加),而且还有“考古”与文字资料为证,即上述王謇的《瓠庐杂缀》中所记载的“明成祖御碣”大体内容,更有存在了几百年的“野史”与笔记资料,因此说历史的真相应该是,明成祖朱棣的生母就是碽妃,碽妃就是明皇宫里那个神秘的蒙古女人!(编辑:琪琪)文章摘自《大明帝国之朱棣卷》作者:马渭源出版社:东南大学出版社。
然而《明史》上的说法,朱棣是朱元璋的正妻马氏所生,生于元至正二十年。因为在明初年间朱家皇室取蒙古人为妃有很多。例如朱元璋就曾经给自己的儿子秦王朱楔娶扩廓铁木尔的女儿为妻。
综合明成祖生母的七种说法,我们大致可以归纳出这样几点:第一,明成祖朱棣非马皇后所生,这几乎没有多大的争议。因为有关朱棣为嫡出之说的主要来源就是朱棣钦定的官书一面之辞,且其本身说法也各异,不足为信。第二,明成祖朱棣为达定妃所出,其说所持的证据不足,且被《南京太常寺志》、《明史》等所否定。据谈迁的《枣林杂俎》所记:“孝陵享殿,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南向。左淑妃李氏,生懿文皇太子,秦愍王,晋恭王……俱东列。碽妃生成祖文皇帝,独西列。见《南京太常寺志》。孝陵阉人俱云,孝慈高皇后无子,具如志中。”(义集《彤管篇》孝慈高皇后无子条)第三,朱棣由碽妃所生,此说不仅有文献史料《南京太…
相传太祖图像时杀数人,后一人得免。意者民间所传,即后一人所写,未可知也。成祖之容,大类太祖,但两颐间多髯二缕,长垂至腹。内侍相传,上每进膳,用金钩挂髯于耳。又闻袁柳庄云:‘紫髯过脐,即登九五。
清末民初有个叫王謇的文人在《瓠庐杂缀》中这样记载说:冯桂芬(近代有名的思想家,笔者注)“曾告以克金陵时,官军得明成祖御碣于报恩塔座下,其文略谓成祖生母为翁吉剌氏,翁故为元顺帝宫人,生成祖,距入明宫仅六阅月许耳。
4:既然“明成祖御碣”大体内容记载在民国时期出版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内,那同时代的史学家吴晗与傅斯年等先生为什么没有对其重视或在论文中加以引证呢?据张惠衣《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吴世昌序》所言,收录王謇所记的“明成祖御碣”大体内容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最早是在1937年2月后才出版的。
明成祖的生母到底谁,至今仍然还是个谜,这让人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事实的确如此。关于他的生母到底是谁,数百年来一直扑朔迷离。在古代中国,正妻生的儿子称嫡子,非正妻生的儿子则称庶子。
○NO。2:“明成祖御碣”目击者冯桂芬所言不会是齐东野语?冯桂芬,苏州吴县人,道光二十年一甲二名进士。曾为曾国藩、李鸿章之幕僚,先后主讲金陵、上海、苏州诸书院等。(《清史稿·冯桂芬传》卷486)由此可知冯的确到过南京,而且在湘军镇压太平天国后一段时间内一直在南京,因而他的讲述并非是心血来潮随意胡诌,更有冯桂芬是个治学严谨的学问家、思想家,其所关注的总不会是齐东野语吧?!○NO。
(朱)元璋子孙中有蒙古、高丽血统,是毫无问题的。”(吴晗:《朱元璋传》,三联书店1965年2月第1版,P280)从表面来看,问题似乎是解决了,碽妃既非元顺帝的妃子,其所生之子当然也就不是元顺帝的了。
至于是不是元顺帝的妃子洪吉喇氏或翁氏?我们不妨再作研究。金陵大报恩寺塔底下曾有记载朱棣生母秘密的“御碣”最近南京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南京稀见文献丛刊》,其中有一本由民国时期学者张惠衣编撰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中有一段史料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明制,宫人入宫,七阅月内生子者,须受极刑。马后仁慈,遂诏翁以成祖为马后所生,实则成祖生日,距懿文太子之生,仅十阅月稍强也,翁自是遂挹郁而殁。”(王謇《瓠庐杂缀》,转引自张惠衣《金陵大报恩寺塔志·杂缀》,南京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P120)这里边有关明成祖朱棣的身世、碽妃的来历与最终归宿及大报恩寺所要报谁的恩都说得明明白白了。
第二,明成祖朱棣为达定妃所出,其说所持的证据不足,且被《南京太常寺志》、《明史》等所否定。据谈迁的《枣林杂俎》所记:“孝陵享殿,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南向。左淑妃李氏,生懿文皇太子,秦愍王,晋恭王……俱东列。
’太宗每自拂其须,后果至腹,始即位。”([明]张瀚:《松窗梦语·方术纪》卷6)正史《明史》也有相似的记载:“王乃起去,召(袁)珙宫中,谛视曰:‘龙行虎步,日角插天,太平天子也。年四十,须过脐,即登大宝矣。
”从这句话,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一个事实,那便是燕王朱棣和周王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永乐实录》中也记载了他们两个是同母兄弟,但问题在于,他们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这一谜题还有待细细考证推敲。
我们不妨再仔细看看上述第4~第7种说法,就会发现其具有以下几个关键点:第一,朱棣生母碽妃是元顺帝的妃子洪吉喇氏或翁氏?第二,朱棣生母碽妃是高丽美女?第三,朱棣是元顺帝的遗腹子?对于这一系列的问题,有人认为简直是胡说八道。
’”(《明史·方伎·袁珙传》卷299)从张瀚所记来看,“上(即朱棣)每进膳,用金钩挂髯于耳”,这哪是汉人的长相,分明是蒙古人的大胡子!再看朱棣以后的明代皇帝画像,明仁宗、明宣宗、明英宗,一直到明宪宗,明朝中期的这些皇帝都拥有北方蒙古人的大胡子之特征。
碽妃生成祖文皇帝,独西列。见《南京太常寺志》。孝陵阉人俱云,孝慈高皇后无子,具如志中。”(义集《彤管篇》孝慈高皇后无子条)第三,朱棣由碽妃所生,此说不仅有文献史料《南京太常寺志》,而且还被明末清初等学者文人所目击证实了;不仅明孝陵享殿、明皇宫奉先殿里都有单列“独尊”碽妃神主之实物为证,而且在南京大报恩寺主殿里供奉的神主也为碽妃,只是不关宗伯之庙祀而已,故而外界世人并不详知,这也不足为怪!(转引黄云眉:《明史考证》第1册,中华书局1979年9月第1版,P62)再结合永乐帝朱棣的种种怪异言行来看,其偷偷独尊的女神主正是他的生母碽妃!朱棣生母碽妃是什么人?现在的问题是,碽妃到底是什么人?是元顺帝的蒙古妃子洪吉喇氏、翁氏,还是朱元璋或元顺帝的高丽妃?单凭简单的否定或肯定恐怕都是不合适、不科学的。
(请看下页图)后来笔者在阅读明代史料时,邂逅了这样的事情,明代中期文人张瀚在他的《松窗梦语》中留下这样怪异的记述:“余为南司空,入武英殿,得瞻仰二祖御容。太祖之容,眉秀目炬,鼻直唇长,面如满月,须不盈尺,与民间所传奇异之相大不类。
明成祖朱棣自称为马皇后所生,自然也就是所谓的嫡子了。但是经历代学者考证,明成祖的生母并不是所谓的马皇后。成祖的生母问题不但关系到他的身世,更是深刻地影响到他一生的行为。
而历史学家吴晗与傅斯年所作明成祖生母之谜考证的论文均在1935年以前,因此说王謇《瓠庐杂缀》之内容“为傅氏所未见者”。(张惠衣:《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吴世昌序》,南京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P1)吴世昌作序是在1937年2月17日,这时的中国首都已经处于沦陷之前夜。
随后,日寇铁蹄肆意践踏中华大地,最为骇人听闻的是日本法西斯在当时中国首都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国首都沦陷了,人们哪来闲情逸致对500多年前的皇帝身世之谜进行考证?朱棣生母碽妃就是明皇宫里那个神秘的蒙古美女考证到此,可以这么说,王謇所记的“明成祖御碣”大体内容是为人所少知的但又非常重要的史实。
正妻被尊称为嫡母,其他的妾则被称之为庶母。对帝王家来说,嫡子和庶子在名分上有重大的差别。依照封建宗法制度,一旦皇帝死了,皇位则要由嫡长子继承。即使嫡长子死得早,如果嫡长子有儿子,也应该要由嫡长子的嫡长子来继承,其他的庶子不得觊觎。
很久以前,徐作生的文章里就说到朱棣、朱槺的生母是高丽人,姓硕。是高丽国进贡给朱元璋的妃子。生下朱棣未足月就被马皇后折磨而死。因该文章对马皇后的恶意评价及其文章的漏洞,当时并没有人在意。
当时童谣曰:‘宝塔折,自相杀。’”(吴祥翰《金陵胜迹志》,《中国美术》上卷)从上述所引的史料来看,1854年太平军挖空报恩寺塔座下基地时掘出“明成祖御碣”完全有可能,而1864年湘军攻入天京从太平军的遗弃物中得此“御碣”合情又合理,所以说近代著名思想家冯桂芬见到“御碣”并不为怪。
3:上述史料的“转述者”王謇、张惠衣等又是何许人也?据潘群先生的考证,《瓠庐杂缀》作者王謇毕业于东吴大学,曾为章太炎学生。章氏及其弟子向来重视学问探究,这是学界公认的。而上述史料的另一个转述者与传播者张惠衣也是一个学术严谨的学者,如果“明成祖御碣”之事系空穴来风或齐东野语的话,想必其断然不会在1937年3、4月间出版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中收入王謇的《瓠庐杂缀》,且为当时的文化名人吴世昌所推崇!(潘群:《明成祖为何遣郑和祭乳母》,《郑和研究》2009年第2期,P13)○NO。
”(光绪《江宁府志》卷10)“(咸丰)三年三月,湘军克通济门外垒,复克七桥瓮,断钟山报恩寺往来路。”(光绪《江宁府志》卷13)咸丰四年(1854)“发匪见其塔顶为黄金所铸,用火药轰之,复挖空塔座下基地,数日塔倒,寺遭焚毁。
从人类遗传学角度来讲,如果朱棣真是朱元璋与汉族女子或高丽美女(朝鲜人与汉人长相极为相似)共同耕耘出来的种子的话,那怎么会出现这样怪异“大胡子”现象?由此再次审视上面三个问题,我们至少得出这样的结论:朱棣生母碽妃不是汉人,也不是高丽美女,而是蒙古女子。
明成祖朱棣是明朝的第三代皇帝,他统治的那段时期被后人称之为“永乐盛世”。朱棣生于应天,恰逢战乱,被封为燕王,后发动靖难之变,起事攻打侄儿建文帝,夺位登基。死后原庙号“太宗”,一百多年后由明世宗朱厚熄改为“成祖”。
综合明成祖生母的七种说法,我们大致可以归纳出这样几点:第一,明成祖朱棣非马皇后所生,这几乎没有多大的争议。因为有关朱棣为嫡出之说的主要来源就是朱棣钦定的官书一面之辞,且其本身说法也各异,不足为信。
弘吉剌氏当时心想:“如果是七个月后产子,则必然会被朱元璋当作野种杀害。如果是分娩在十个月后则会被朱元璋当作他自己的亲儿子来抚养。”于是她就向天祈祷再添三月孕期。果然是怀孕十三个月以后才分娩,产下一子,那便是朱棣。
“至于碽妃之非元主妃及洪吉喇氏传说之无稽,(民国时的)傅斯年先生朱希祖先生俱已作文力辟之。”(吴晗:《明成祖生母考》,原载《清华学报》第10卷,第3期,1935年7月,民国二十四年三月九日)但著名的明史专家吴晗先生在1965年2月出版的《朱元璋传》一书中又相当委婉地写道:“(朱元璋的)诸妃中蒙古妃和高丽妃都生有子女,传说明成祖生母即蒙古妃所生。
但实际上关键问题还是存在着——明成祖朱棣的生母碽妃到底是何许人也?朱棣及其子孙的画像与明皇宫里那个神秘的蒙古女人笔者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查阅了许多明史资料,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正可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有的人则认为他的生母是妃子翁氏,也有人说二者很有关联,因为“硕”高丽音为“wen”,以讹传讹,于是朱棣便有了个翁氏生母。另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朱棣根本不是朱家血脉,而是元遗后代。
尽管至今我们仍然不知道朱棣的生母是谁,但他不是马皇后亲生是大多数人认同的观点。虽然朱棣反复修改了史书,并且消灭了许多证据,但是破绽还是存在的。而且它就存在于史书里。明史《黄子澄传》中有记载:“子澄曰:周王,燕王之母弟。
在蒙古《黄金史纲》中有说到大都城破时,元顺帝的妃子弘吉剌氏已经怀孕三个月,因为没有来得及逃出,就躲在一个大瓮中避难。后来被明军搜出后为朱元璋纳为妃子,于是被为翁(瓮)氏。
但问题是这段史料来源可靠吗?为此笔者请教了潘群教授,我们围绕下列这几个焦点问题展开讨论:○NO。1:大报恩寺塔底下到底有没有那块“明成祖御碣”?据清光绪《江宁府志》记载:“咸丰三年(1853)正月二十四日,发匪(指太平军)踞塔(大报恩塔),俯瞰城中施炮,炮蛋有落中正街者。
因为,第一,硕妃生下朱棣一月即死,如果照此推断朱棣与朱槺为一胎同胞。但是朱棣生于1360年,而朱槺生于1361年;第二,朱棣出生的时候,朱元璋割据江南,尚未称王,元尚统一着北方,刘福通未死,陈友谅、张士诚未灭,那怎么会有高丽国进贡妃子?有人说他的生母就是上面所说的硕妃,是高丽人。
当时朱元璋做梦梦到东西二龙相斗,西龙被东龙所打败。解梦的巫师就告诉他这代表他的两个儿子会争夺皇位。西龙是汉后的子孙,而东龙则是翁妃的子孙。朱元璋听了以后认为翁妃来自蒙古,本是自己的敌人,让她的儿子继承大统不好,于是就把朱棣贬去镇守边疆。
说来也巧,有一次,电视台叫笔者去作历史文化系列讲座,因为他们需要图片,笔者在准备时,无意间将朱元璋的画像与朱棣的画像放在了一起,意外地发现这对“父子”长得一点也不像,这还不算什么大惊奇,最让人纳闷的是这对父子的胡子迥然不同,朱元璋是地道的汉人胡子,而朱棣是典型的蒙古人络腮大胡子。
[杰克逊看了这个视频从坟墓里爬出来哭了哪个视]
在电影、电视剧、小说、歌曲里,充满“我整个人属于你”、“我会给你一生的幸福”之类的言语。我们常会听到父母对未来女婿说:“我把女儿交给你啦!”;妈妈对朋友说:“我的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其实托付心态,在男人中亦很常见。
这样的关系,才是1+1=2,3,4,甚至5。有托付心态的婚姻只是1+1=1。1,两个人都感到吃力,两人的力量不足,何来成功快乐?3。不愿意讨论自己与对方的内心感觉人类对情绪的认识和研究少得可怜,很多人都沦为自己情绪的奴隶:情绪来了便完全拿它没有办法,受它的控制,往往做出让人后悔的事。
这一关过不了,是看不到其他的问题的。2。托付心态对婚姻关系最具杀伤力的心理模式,我认为就是“托付心态”。“托付”就是把照顾自己的责任,交给另一个人,这是注定会有悲惨结果的心态。
夫妻之间应该建立一种就矛盾冲突进行讨论的机制。这里说的是平心静气的讨论,双方都给对方同等地位、相同的权利。现实生活中的夫妻,往往是用吵架去做这件事,很快地,焦点已经不是本来要讨论的事情,而是“对方的态度如何不对”了。
所谓有效地处理冲突,并不是指使冲突一定如你所愿解决(因为你不能控制另一个人),而是指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了解对方的看法、认识所有的选择,而且过程是平静和理智的。当情绪控制一个人的时候,他/她的理性思维部分是不能充分发挥作用的,他/她无法看出其他可能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问她为何不停止抱怨批评,而改变一下谈话内容和态度?那位女士说:“我说的都是对的啊!”我尝试用其他的方式引导她做出改变,她都是坚持“我是对的”。最后,我对她说:“太太,在‘我是对的’和‘有效果’之间,你必须做一个选择,你只能拥有其中一个。
有些夫妇,可能两个人都愿意这样做,在结婚后的一段时间,尚且能够维持一个这样的冲突解决机制:看谁先软化下来,先向对方说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但是,时间久了,有一方便开始觉得不公平:“为何老是我低头?为什么他/她不能迁就我一次?”有了不甘心的感觉,慢慢地也走上了疏远之路。
很多人进入了一家企业做事,便期望那家企业照顾他一生,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都是企业的不对、都要对企业抱怨,就像孩子吵闹时的抱怨一样。他们亦会把自己托付给一门手艺、一个行业、一种社会制度、一届政府;每当有问题出现,都是它们的不对,而自己则是无能为力。
一个人如果没有准备放弃一些自己的看法,和准备接受一些与自己不同的看法,是无法成功地与任何人共同生活的。也许在结婚前和新婚时愿意做出迁就,但是这份迁就在婚后不能维持很久,很快地不是消失了(开始吵架)便是迁就背后隐藏了一些欺骗行为。
长大后遇到冲突,不是不断地忍让,便是用情绪发泄。不断地忍让不会解决问题,而往往只是延迟破裂;情绪发泄亦只会造成更多的问题,包括把关系更快推向破裂。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不懂如何有效地处理冲突。
在婚姻生活中,一个人的情绪常常导致争吵或者关系疏离,更危险的是一些夫妻之间有“不要带情绪回家”的协议。奇怪的是,人们对自己的情绪无能为力,无法挥之则去,但是却要求对方“不要带情绪回家”。我们是在理性的世界中成长的。
这样的不惜任何代价,只求息事宁人的谦让所做出的和谐,我称之为“苹果皮式的和谐”。“家和万事兴”、“忍一句风平浪静”等的话,每个中国人都可能听到过,我们的确是追求和谐的民族。但是,在不惜代价地维持和谐环境中长大的人,会错误地以为无论什么情况,不忍让总是不应该的,会不顾一切地维持一份表面的和谐。
在这类男人的心里,他们认为女人把自己托付给男人是天经地义的,所以会义不容辞地负起这个责任。表面看这样很好,但是事实上因为他们承诺了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们会感到很辛苦,很无力,这样对婚姻没有好处。
这样的和谐,其实是确保关系最终破裂的方法。因为这样的忍让造成心中的一份不满,君不见那些中年感情破裂而要离婚的男女,不都是说“我忍了你几十年”吗?维持“苹果皮式的和谐”只会没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如果两个人都不改变,感情破裂是唯一可能的方向。
”把你认为的对错,与你的婚姻关系相比较,看看哪个更重要。这是只有你才能决定的事,别人无法批评或左右。在每一件事上都坚持“我是对的”的人,婚姻关系不会良好,而且只适宜独居,因为婚姻是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而世界上没有两个人对凡事都能有一致的看法。
封建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是“三从四德”。“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这样的女人不是很可悲吗?一生就是“从”来“从”去,像不像把自己当做是一件外衣抛向衣架,挂在那里?今天的女士,对自己的人生有更积极的看法,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
事实上,男女的能力一样的强,硬把女人放在男人之下,既不公平,亦是社会与国家的损失。看看今天社会上多少成功的女士,便是证明。虽然今天的社会再不要求女人“三从四德”,但是一般人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仍普遍存在类似的态度。
这样,本来两人可以相互扶持、共同度过的一段经历,却变成见面时强颜欢笑,背后暗自担心。把情绪说出来与把情绪发泄在对方身上是两回事。一个人有情绪,同时自知有情绪,能够与别人讨论自己的情绪状况,是思想成熟的表现。
4。维持“苹果皮”式的和谐20世纪90年代的初期,我在广东惠州工作,那个时候内地水果市场刚开放,进口的水果卖得很贵。有一天,我很想吃美国的红苹果,在一家店里看到一些又大又红,果皮光亮的红苹果,便忍痛买了一个。
家长只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但从来都没有教我们怎样去做会有效地驱走这些情绪(他们自己也不懂)。这些所谓“负面情绪”重复出现,不被接受,我们又没有办法有效地处理它们,于是,我们对它们有厌恶排斥的心态,渐渐学会不理会自己内心的感觉,而只凭家长的点头或摇头示意行事。
这是给对方空间和爱的表现。尤其是当配偶在他人面前的表现不符合你的理想的时候,你应给他/她支持而不是做第一个批评的人。“我是对的”不是对婚姻关系最具有杀伤力的心理模式,但却是打开其他婚姻致命伤之门的锁链钥匙。
两人在心平气和、情深意浓的时候,便应该约好一个双方可以讨论矛盾问题的机制。这个机制应该能够让两个人平静地说出自己不能接受对方怎样的语言行为,并且商定如何解决。在一个平等、互相尊重、给对方足够空间的基础上讨论这些问题,正是思想成熟的表现。
如果他/她想吃海鲜,而你正在吃饼干,你如何能够满足他/她?“托付心态”最大的杀伤力不是在男性身上呈现,而是在女性身上造成的创伤。双方都有很大的无力感,而女方的更大。“你的责任是给我幸福快乐,我的责任是等你给我这些。
把苹果切开,发现里面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原来外面还是好好的,里面其实已经腐烂啦!中国人很重视家庭关系的和谐,亦重视谦让。结果是:我们不懂得如何面对冲突,有问题出现时我们只会忍让,不断地忍让,直到生活无法再进行下去,关系破裂为止。
成长过程中身边的成人不停地告诫我们“这样不对”、“那不应该”、“如此更好”、“记得按这几个步骤去做”之类的话。我们年幼时偶有家长不愿见到的情绪出现,家长便会责骂我们:“不准哭”、“不可以发脾气”。
很多夫妻吵架之后就是一段冷战:互不理睬,不愿主动向对方开口说话,就算说了,也是用一种冷冰冰的语气,懒得多说。这样的夫妻,显而易见是没有建立一个处理矛盾冲突的机制,也没有解决这种间题的办法。
现在你总是不能做到,除了抱怨,我是完全无能为力的。我不断地抱怨,你感到室息和无力,我也因为事情无法改善而更感到无力。”。女性往往因此而完全停顿下来,再没有成长提升。当有一天她忽然醒悟过来,明白事情的严重时,双方的差距已经太大了!正确的心态是:我有足够的能力照顾自己的人生,你也有足够的能力照顾自己的人生,而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更能增添额外的火花,产生一些独自一人不能获得的成功快乐。
婚姻的五个致命伤是:1。坚持“我是对的”2。“托付心态”3。不愿意讨论自己与对方的内心感觉4。维持“苹果皮”式的和谐5。不知如何处理冲突以下逐一详细解释。
本书的第七部分提供了很多处理情绪的技巧,帮助读者消除各种事情所引起的情绪,避免了两人的感情关系受到不良的影响。其实这样的情绪处理技巧有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我的著作《情绪舒导学》(内地版《NLP简快心理疗法》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3),也可以报读我讲授的“NLP及格执行师文凭课程”或者“NLP简快心理疗法学习班”。
一个人真的可以给予另一个人一生的幸福或者快乐吗?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自己的人生有足够的幸福快乐?连自己的都做不到,如何能给予别人“一生的幸福”?就像你正在吃牛肉面,旁边的人也想吃牛肉面,你或许乐意与他/她分享。
很多人愚蠢地以为不把情绪说出来是不使配偶担心。事实上,不说出来使配偶更担心,并且给对方一个信息:我们还不能甘苦与共、白头到老。这对婚姻当然有很大的伤害。对方若是很关心你,他/她会感觉到你的情绪,但是你不愿意说出来,对方便只能够干着急。
1。坚持“我是对的”一位女士来找我,她与丈夫的关系十分恶劣: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交谈,太太一开口说话,丈夫不是关上房门便是外出。细问之下,发现原来太太不满丈夫一些小事,老是找机会对丈夫抱怨批评。
如果这个地方碰巧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异性,一些本来可以避免的感情关系便会发展出来。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多少有婚外情的人说起问题的开始就是家中的配偶不了解自己。试想一想:如果准备甘苦与共、白头到老的人都不可以与你分享或分担你的情绪感受,这个世界里还有谁可以呢?为了保证真的是两人并肩面对世界,为了杜绝发展出其他感情关系的可能,应该对配偶说:“请你把情绪带回家吧!”当自己有情绪时,亦应对配偶坦白说出。
从那时起,我们便与自已的内心感觉分离了,成为自己情绪的奴隶。我们希望对方可以把情绪放下来才回家,自己也这样承诺,其实这不可能做到。但是为了遵守自己的承诺,便会先找到一个地方疏导、宣泄自己的情绪,待平静后才回家。
经常把对方的需要放在心里,经常进行这样的谈话,便能防止让小问题成为两人翻脸的导火线。为了两人长远的关系,这种讨论是省不得的。5。不知如何处理冲突我们自小被教导谦逊忍让,却没学过如何去处理冲突。
有人说夫妻吵架是不可避免的,吵完便算过去了:“粉笔字,抹去了可以再写。”这是不正确的。夫妻之间的吵架,可没有抹去粉笔字那么简单。表面看似抹去了,心底里却还有痕迹。如果积累得太多的话,就会爆发出来,像“我已经忍了你二十年”之类的分手话便是证明。
在夫妻中,也有很多人,用一种类似“原谅”的态度去处理吵架。他们不能接受对方的某些事和某些话,但是又表现得很大方的样子,以“原谅对方”的方式去结束一次吵架。其实,这样的态度可能对两人的感情关系有更大的伤害,因为“原谅”是把自己放在比对方优越的位置,这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对有这一致命伤的朋友,我的建议是:除了两三点绝对不能放松的要求外(这些应是不惜离婚也要坚持的东西),在所有其他的事上马上降低你的标准。就算对方的做法不是最好,只能符合最低的标准便接受。
应该是红军版BeatIt,当时我看了,我是迈迷,我都要哭了…是很搞笑的一个视频。原来是《长征组歌》那个电影被剪辑合成的。如果不出问题我说的基本是对的。
两个人的关系,发展到这个程度是很危险的:因为唯一的发展方向是更疏远,最终决裂。有些夫妻,也许其中一方有这样的性格:情绪冷却后便想到修补受了伤害的关系,于是用一种“失忆症”的态度,就好像冲突从来没有发生过,主动与对方说话,或者做一点讨好对方的事,一场风波便成过去。
同时,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便是把事情的控制权完全放在自已的手里,使对方完全无能为力:我“原谅”你,事情便解决;如果我不“原谅”你,事情便不会解决。这往往把两人关系搞得更加紧张,吵架这件事情本身并不严重,严重的是一方失去了申诉、辩论和决判的权利。
婚姻的五个致命伤是:1。坚持“我是对的”2。“托付心态”3。不愿意讨论自己与对方的内心感觉4。维持“苹果皮”式的和谐5。不知如何处理冲突以下逐一详细解释。1。坚持“我是对的”一位女士来找我,她与丈夫的关系十分恶劣: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交谈,太太一开口说话,丈夫不是关上房门便是外出。细问之下,发现原来太太不满丈夫一些小事,老是找机会对丈夫抱怨批评。我问她为何不停止抱怨批评,而改变一下谈话内容和态度?那位女士说:“我说的都是对的啊!”我尝试用其他的方式引导她做出改变,她都是坚持“我是对的”。最后,我对她说:“太太,在‘我是对的’和‘有效果…
两人的关系本是平等的,现在有了高低。这跟把这份关系判了死刑差不多。在两人之间培养出平心静气、对等讨论不同意见的沟通方式之前,需要先建立一个缓和紧张局势、避免关系走向疏远的机制。
[视频可以穿上来吗怎么弄?不要随便堕胎看了一]
经过仔细辨认后,哈维认为这条长5米、周长达1米的触须来自乌贼家族某一未知成员。哈维在向外界介绍这条触须时这样写道:“我现在是动物世界罕见动物样本的拥有者。这个样本是神秘章鱼(旧时对巨型乌贼的称呼)的一条真正的触须。
他们想看个究竟,于是划船过去。开始,皮克以为那是一艘沉船的残骸,试图把它拉上船。不料,这团大家伙突然活动起来,并甩出一条长长的触须缠住了长达6米的小船,还用它那大得吓人的大啄猛啄船体,另一短肢则牢牢地靠住小船。
1873年10月26日,丹尼尔·斯夸尔斯、西奥菲勒斯·皮克,以及皮克12岁的儿子汤米一起来到纽芬兰的康塞普辛海湾钓鱼。当他们到达一个叫“葡萄牙”的小海湾时,皮克发现一个大家伙正漂浮在离岸边不远的水面。他们想看个究竟,于是划船过去。开始,皮克以为那是一艘沉船的残骸,试图把它拉上船。不料,这团大家伙突然活动起来,并甩出一条长长的触须缠住了长达6米的小船,还用它那大得吓人的大啄猛啄船体,另一短肢则牢牢地靠住小船。接着,这头怪物拖着小船往海底下沉。此时,汤米表现出了非凡的镇定,他立即从船舵的位子上跳起来,抓起一把斧子砍断了怪物的长须和短肢,最终才得以脱身。被砍下的那条长触须被带给了当…
接着,这头怪物拖着小船往海底下沉。此时,汤米表现出了非凡的镇定,他立即从船舵的位子上跳起来,抓起一把斧子砍断了怪物的长须和短肢,最终才得以脱身。被砍下的那条长触须被带给了当地一位业余博物学家摩西·哈维牧师。
关于它们的存在,博物学家已经争论了几个世纪。现在,我知道在我的手里握有打开这个神秘世界的钥匙,因为这把钥匙,自然史将翻开新的一章。”第二年,哈维牧师花巨资从一个渔民那里买下了一条完整的巨型乌贼,并在他的起居室向公众展示了这头怪物。
因此,“首席乌贼”这个名字流传到今天。
宝妈我找了书暂时没有找到,我再找找看再回复你哈
在工业迅速扩展的19世纪,人们对神秘动物的兴趣非常浓厚,对巨型乌贼也不例外,科学家们不断有新的发现和研究成果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杰皮特斯·斯丁斯特拉普是丹麦的一位著名的博物学家,他从1849年起就开始研究巨型乌贼。
为了给巨型乌贼在自然界中找到一个位置,他为它取了一个名字,称它为“首席乌贼”。但杰皮特斯并没有把这个命名公开发表,所以,这个名字直到杰皮特斯死后41年才正式为科学界所使用。这要归功于另一位生物学家安德森教授,他在分析了哈维牧师的两个样本后,让科学界最终承认了巨型乌贼这一新物种。
1873年10月26日,丹尼尔·斯夸尔斯、西奥菲勒斯·皮克,以及皮克12岁的儿子汤米一起来到纽芬兰的康塞普辛海湾钓鱼。当他们到达一个叫“葡萄牙”的小海湾时,皮克发现一个大家伙正漂浮在离岸边不远的水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